fififisch
混沌未整理 愿我随心所欲地表达
 

混搭风的新歌没有人听

T^T

用我不成熟的手法加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新demo

给微微的词谱曲

虽然粗制滥造地录了八百遍

不过感觉自己唱法和声音好像有变成熟哦

突然明白
这世上一切语言和文字存在皆为漏洞
欺骗太多谎言太多隐瞒太多自私太多自保太多
分分钟就是背叛和出卖
甩锅和狡辩
信任永远不会是空穴来风的
信任应当是等价交换的得来的
与其毫无防备真心待人
不如和一切保持距离多点保留不要太友善活得自私一点反而安全吧
虽然依旧会相信世界存在美好
也保持自己的善良
坚守自己的原则
不过也该明白了
善良的人太容易被质疑 太容易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没有什么好下场
毕竟吃亏都是活该

防人之心不可无
害人之心不可有 

以直报怨

就好

有的人啊 真的懒出屎

所有人都事不关己
caonima

最近比较勤奋发歌
结果网易云还掉粉

嗯哼
很好~

你不曾在你的作品下面看到过一个所谓的最好的朋友的评论 更别说转发了

而那些自己也有作品每次喊你转发点赞的人也不会对你做相同的事

所以这个世界上
做所有的
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就可以了

冷暖自知

若人有心
何必提醒

最近开始一点点搬运这两年来写的库存了
欢迎大家来我的网易云音乐主页听歌

啊 多么丧气的一天
Life goes on

好像比3个月前的自己成熟了很多

啊 心态开始惊人的速度成熟了

这真不是个笑话

“你行情这么差的吗”

搓搓小手准备做伴娘啦

几个朋友的

给我发微笑的朋友们
我会狠狠地记住你们的🙂

人就算有钱
梦想也未必能实现
不过可悲的是
没有钱
梦想会永远被无限搁置


人生啊

大家都好有钱啊
以及大家的男朋友都好有钱

头发有点折腾腻了
想留回久违的黑发了

差点忘了明天又要一个人看电影
差点差点哈哈哈

话说
这两天连追了18集花游记
觉得男女主死傲娇嘴硬真的很作
突然明白自己真的很不适合谈恋爱~
毕竟我也是一个挺作的人
现阶段没有给人造成负担也没有给自己压力的状态挺好的

毕竟所谓孤独并不是多一个所谓命中注定的人陪伴就会解决的事情

涨工资了
终于有一种之前吃的苦有点回甘的感觉了
加油哦
变成小富婆

家人是
不管怎么吵架
明天就好

人 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真的很可悲

安静 无负担
好き

不管多么有纪念意义
多轰轰烈烈
多重要
多深刻的
日子
都会过去

狗年大吉汪汪汪
但愿暴富和暴瘦

正经不正经

故事里从来没有我
这里也是
那里也是

真的是很生气

一个说永远不加微信的男的跑来加我微信了🤷🏻‍♀️
尴尬

突然听了下自己的爵士蓝调歌单
怎么这么甜啊❤️

真希望我的老板能够成熟点

要靠自己啊
全部

一直合群
从来孤独

反正从来不是一个人缘好 唱歌好 长得好的人
这么想会舒服点吧 朋友

我真的是又丑又胖又穷

是的就是这样
可以的话其实每天能发几百条状态
心情 感受 音乐分享 自己的歌 demo 自拍 照片 视频 聊天记录 搞笑的温暖的网图 各种瞬间
可是顾忌太多
怕打扰熟人
怕熟人觉得我傻
觉得这样把自己的点点滴滴公之于众真的好吗
可是太多转瞬即逝
怕自己哪天就不存在了
有这些或许是一种证明我存在的方式

学会了翻白眼
不掩饰嫌弃讨厌反感生气愤怒
吐槽骂人

以上真是好东西
否则我现在可能已经抑郁了

少解释
别人对你的根据第一印象的判断即使再不准确也不要费力去解释
对他们来说真的一点不重要
不懂你的人没必要在意

尝试拒绝
做老好人拿着好人卡笑嘻嘻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收获了大把的朋友被大家喜爱了吗
如果感到难受
再不自私的前提下
多说no

后悔剪了短发 染了蓝色的头发
又不会后悔
以前过的太安分
太在意外界
现在只想尽可能的“骚”
比如还差三种颜色就集齐彩虹发色
想做的事都努力去达成吧
慢慢的打开自己
确实
当你打破自己的一层层枷锁之后
周遭的人
就不会再为你后来的“特别”以及“夸张”感到惊讶了
他们只会觉得
这是典型的你
你也会这样的自己感到轻松
慢慢的看轻别人的目光和眼色

思维混沌 转瞬即逝

需要一个没有赞
没有熟人
的地方
放一些自己凌乱且不成熟的想法

最近总是蹲下来给朋友拍照
突然觉得还是要面子de
所以……哪张好

《有没有这样一个树洞》

有没有这样一个树洞
让我说出所有的心里话
有没有这样一个树洞
能承受我所有
轻易的快乐
可笑的悲伤
有没有这样一个树洞
即使不被任何人知道
也不会牵扯着我的心脏
而不是像现在
放大愤怒和失望
一点一点将我拖垮

有没有这样一个树洞

丧歌demo一首



前段时间情绪几近崩溃的产物

虽然因为声音条件的问题

录下来并不会很丧


未成品 音准节奏尚存在很大问题 还望见谅

填词:微微

少年在河水中清洗衣衫
转眼已暮年

他心中的森林 
曾有浩瀚的蝉鸣
却无人问津 
清瘦如瓶

长夜的咽喉
明月做炉酒凉透
相顾对盅处
照见千秋愁

少年的暮年 打捞风雪做衣衫
垂首孑然去
泪满面



封面盗图自插画师:木西

© fififisch/Powered by LOFTER